s
关于我们

收纳整理:一部关于极简主义重要事情的纪录片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2018-07-03 13:26

  深入分析自己,专注地追求,简单的生活,从而获得最大幸福,获得最大的精神自由。

  今天,微绒君为大家推荐一部耐看的纪录片----《极简主义(Minimalisn)》,一部描述极简主义生活方式为男主带来的变化,进而重新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途径,片源已经放在“阅读原文”,点击即可观看。

  鲍曼在其社会学新著《工作、消费与新穷人》中说:“现在是消费美学占据了过去由工作伦理曾经统辖的位置。对于经过消费者训练而成功毕业的人来说,世界是一个由可能性构成的巨大母体……世界及其所有碎片都由它来评判--诱发欲望的能力。”

  约书亚·贝克尔,曾经是美国一个年轻有为的公司高管,还有一个漂亮优雅的妻子。和无数的许多埋头努力、追求体面的年轻人一样,拿着位数越来越多的薪资,坐拥城市中心的数套豪宅,开着酷炫高级的名车。这样优渥的物质生活令许多人无比艳羡,可是贝克尔却还是难以感到开心。

  高欲望压抑着的往往是人性中的自私、贪婪,一旦喷涌,湮灭的常是最初的满足感与欣喜感。

  从前他认为,物质上觉得富有,就能拥有幸福。于是,他不顾休息,玩命进行高强度工作,每周工作时间长达80小时,平均每年工作362天。

  他变得越来越有钱,越来越风光。可是,我们看不到的是,贝克尔的身体并不好,每天依赖药物才能入睡。儿子和他也不亲,甚至连面都很少能见上。妻子对名存实亡、缺少温暖的婚姻家庭生活再也无法忍受,提出离婚。也直到母亲生病去世,贝克尔才悔恨愧疚从前给他们的陪伴、关心太少。

  他开始审视自己交给生活的这份答卷,原来他一直都在给自己的生活做无尽的加法,但内心的幸福感却只减不增,微薄甚少。他意识到自己的生活逻辑出了错,金钱永远也挣不完,然而世上真正珍贵重要的东西失去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失意的状态下,他开始收拾整理家里的东西,把那些用不着或不需要的物件儿一样一样地打包捐给慈善商店Goodwill,给那些需要的人继续利用,或者干脆直接扔掉,慢慢地贝克尔发现自己也正在慢慢摒弃美利坚资本主义在身上隐隐作祟、根深蒂固的某种观念。

  贝克尔现年39岁,他似乎找到了生活的真谛,开始回归家庭的温情。他说:“那些被丢弃的东西,包括那几台价值不菲的电视,不仅不会让我们幸福,而且还会让我们分心,无法专注于那些真正能够让我们感到幸福的事物。”对贝克尔而言,最珍贵的是妻子和两个孩子啊,和他们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幸福。

  贝克尔开始给自己的生活做减法,他不停地扔东西,最后,他生活里只剩下288件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后来,贝克尔称自己为“极简主义者”(Minimalist),开了一个博客,和网友们分享令自己受益匪浅的这样一种生活方式。

  这场“极简主义”运动,很快就席卷了英美和其他许多发达国家。美国出现了一些比较极端的极简主义者,比如科罗拉多的安德鲁·海德便认为,简约意味着只拥有15件东西。

  英国uk的博主克里斯·雷(Chris Wray)说:“极简生活并不意味着房间里空荡得只见白墙,没有任何家具。它真正强调的是一个人的生活空间里,去除会分散注意力的五花八门的东西,只保留最为必要的部分。”

  简约生活的含义不只是把眼前的凌乱收拾整齐,而是要永久性摆脱凌乱的生活方式。

  同时,他也开始反思一些非常尖锐直接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买这些自己其实并不真正需要的东西呢?

  《积极心理学》期刊上的一篇论文指出,人们购买物质产品是因为受到了误导,以为这样会让他们更幸福。该论文的作者之一、旧金山州立大学心理学副教授莱恩·哈维尔说,实际上物质财富并不会提高人们的幸福感。

  人们实际上很清楚,生活历练才能让内心更加幸福。我们真正低估的是自己从生活中所能得到的货币价值。尽管他们清楚经历会让自己更幸福,但仍然认为物质产品更有价值。

  42岁的极简主义者爱伦·提维特认为,远离广告可能是帮助人们少买物品的一个关键。她说:“六年前我们就抛弃了电视,因此我们不会有消遣性的购物活动。我们家接触的广告比别人少得多,我确信这会让我更容易少买东西。”

  提维特一家在出国生活四个月回来以后搬出先前的百年大宅,租了一套公寓。她说:“我已经明白物质对生活的改善是有一个临界点的,一旦超过这个点,物质就会开始成为我们的主人。”

  FrancineJay在《简单的快乐》里写:“简约主义生活方式需要人们留心对待自己所拥有的物品,所购买的物品,以及对时间的利用。这种生活方式重视生活体验而不是拥有的物品。”